海南旅游遭遇“回家难”,机票一张超万元!这算不算“趁雾打劫”?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6 16:43

今天是大年初七,

全国各地都出现了返程高峰。

这两天,最受瞩目的是海南海口

↓↓

  

  由于近日海南出现大雾,琼州海峡能见度一段时间内都没有达到通航条件,海口秀英港、新海港、南港三大港口多次短暂停航,导致出岛车辆大量严重滞留,堵车里程一度达10公里

  

(密孔慎点

  

  )

  为确保广大旅客安全顺利出岛,保障市民群众出行顺畅,海口市人民政府21日晚发布紧急通知,除参与应急值守和一线服务保障的部门、单位外,其余部门和单位临时调休,具体调休时间为:2月22日(初七)放假,2月25日(初十,周日)补班

  

  据海南日报消息,海南省气象台22日08时20分解除琼州海峡海上大雾黄色预警信号,海口三港己陆续恢复通航

  海南省气象部门预计,22日,受冷空气影响,早晨到上午有小雨或雾,下午起能见度明显好转,预计琼州海峡和陆地大雾天气将结束

  海南离岛“天价机票”最高近2万

  上万辆过海车辆积压导致交通拥堵,被返程一族寄予厚望的航班机票也是一票难求,不仅价格飙升至万元以上,就连中转票也分分钟抢购一空。作为民航价格进一步放开后的第一个旅游黄金周,春运返程高峰却意外上演了一出“人在?逋尽薄?/p>

  海南离岛机票从大年初二起不断上涨,21日达到最高点,由三亚飞至广州、北京、哈尔滨等多地的机票价格均破万,有些甚至接近2万,票价涨幅超过400%。2月22日三亚飞往北京、上海、武汉、重庆等城市的航班均已售罄。

  据国航官网21日信息显示,

  2月22日-25日,各舱位均无剩余机票,2月26日-28日,有少量头等舱余票,价格在1万元到1.4万元之间。

  无独有偶,东航官网也显示,

  2月22日-25日,除了24日有部分中转航班有余票,头等舱和直航经济舱均无票,且价格均超过了1万元。

  

某购票平台截图

  海南的机票价格,到底上涨了多少?

  “从海南返程高峰期的实际机票价格的确要高,海南至北京航线的平均价格早在元旦期间就远远超过全价经济舱的价格。”去哪儿网向记者提供数据显示,与去年相比,从海南返回的机票价格更贵了。

  以北京为例,从三亚返回北京的全价经济舱价格为2530元、加上机场建设费的总共支付价格为2580元;从海口返回北京的全价经济舱价格为2390元、加上机场建设费的总共支付价格为2440元。不过,若购买初五、初六、初七返程高峰期的实际机票价格就不止这些了。

  据介绍,从整个海南出港情况来看,出港价格最低的是大年初一,无论是从三亚还是从海口出港,价格均不到千元。此后机票价格就一路走高。其中,初六(2月21日)这一天出港平均机票价格最高:从三亚出港的平均价格达到2700.18元,从海口出港的平均价格则达到1944.59元。

  再加上初五开始海南岛受天气影响,气象条件不利于飞机起降,人们对返程的需求急剧增加,成为机票价格过万元的原因之一。据统计,与去年相比,从海口、三亚出港高峰期的机票平均价格分别增长了16%和14.9%,而且从海南出港航线“一票难求”,这种情况将持续到本周末。

  境外中转,机票价格低一半

  那么,春运返程高峰如何化解“人在?逋尽钡霓限危

  去哪儿网机票数据显示,与其花上万元买票回京,不如从境外中转。例如在去哪儿平台上搜索, 2月23日从海口出发至北京仅剩少量中转航线的机票,机票价格最低也要8640元,而从境外中转价格要低一半

  像这样的“境外中转”的目的地,可以选择金边、暹粒、普吉岛、芭提雅等飞行时间在3小时以内的境外目的地,从海口或三亚出发机票含税价格都不贵。

  2月23日,从新加坡樟宜机场直飞北京首都机场的票价含税最高5986元,而从印尼巴厘岛飞往北京,直飞票价含税最高8847元,最低4831元。

  对此,不少网友感慨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从三亚飞回北京,基本可以飞全世界了!下次还是去东南亚岛国穷游吧!”

  

海口美兰机场

  航企算不算“坐地起价”?

  面对不得不回的归程,机票价格“节节攀高”的背后,难道是航空公司不约而同地“坐地起价”?一些旅客发出了如是猜想。

  对此有两种声音,一种认为这是“趁节打劫”,另一种认为这是正常的市场调节行为。

  有观点认为:在经济学常识中,正常市场条件下,价格由供需关系决定。去三亚机票上涨幅度过大,旅客可选择其他交通工具或改变行程,这还会刺激市场主体增加运力供给,价格最终回落。反之亦然,这本是最合理的调节机制。果真如此,就算三亚返哈尔滨机票涨到3万,也不应实施行政干预。

  而也有专家表示,

  各航空公司利用规定“积极涨价”,把机票价格涨到顶格,是否存在意识联络及协同行为,涉嫌垄断,民航局应履行监管职责,进行查处。

  《新京报》专家观点指出,这种垄断的担心,未必是杞人忧天:

  这里的垄断,未必是航空公司间的“价格合谋”,还可能是有条件增加供给却不增反减的“默契”。无论是着眼于春运热点航线的科学调控,还是民航常态化监管,都有必须结合现实运力因素等,防范本可避免的价格畸形。

  今年三亚“天价机票”事件有个重要背景是,海南连现大雾,海口几大港口多次短暂停航,至少影响数万辆汽车出岛。也就是说,今年的机票并非正常的市场状况下的价格,而是某种特定条件下的“垄断定价”——在汽车等可选择出行方式减少的情况下,飞机成为市场垄断势力,这极易造成隐性价格垄断。

  对航空公司来说,根据供需、淡旺季等因素浮动定价没问题,但要切忌“趁雾打劫”。若利用信息不对称趁机收割,那跟之前的海鲜大排档天价宰客无异。这就需要企业方面加强自律,强化服务,必要时申请新增加班航班、紧急抽调运力,而有关部门也应发挥政府功能,启动应急处理机制,加强价格管制,引导游客分流,做好运力调控、优化等。

  其他人都在看

编辑 / 刘辛未

来源 / 综合央视财经、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