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精选 | 论文参差不齐,“掠夺性”出版商助长学术造假之风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6 16:27

  2006年,24岁的斯瑞努巴布·加德拉(Srinubabu Gedela)还在印度东海岸城市维沙卡帕特南的国立安度拉大学(Andhra University)攻读博士学位,当时,他直接面对的是一群后来被他认为是苦大仇深的发展中国家科学家。自17世纪以来,医学杂志一直是研究人员获知西方同行最新发现和最佳实践方法的门户。但是,顶级刊物每年的订阅费用可能高达数千美元。照加德拉的说法,他当时试图在糖尿病领域取得新突破,而安度拉大学科研图书馆的藏书严重不足。加德拉来自一个人口只有大约2000人的小镇阿勒纳(Allena)。养育他长大的父母都是农民,全家住在一座泥土为墙、甘蔗铺顶的简陋小屋里。他想知道的是,像他这样崭露头角的科学家没有西方同行那么优越的条件,负担不起他们那样的研究工具,要如何才能取得进展?

  为了解决燃眉之急,加德拉每月花费250卢比(约合4美元)搭乘通宵巴士,奔波大约640公里前往海得拉巴,利用那里的研究设施。这种破旧的巴士没有空调和厕所,在35摄氏度高温的烘烤下和其他车辆争抢着破破烂烂的道路。在超过12个小时之后,加德拉将会到达他的目的地,仔细阅读最新的期刊,例如《塔兰塔:国际纯粹与应用分析化学》(Talanta: The Internationa Journal of Pure and Applied Analytical Chemistry)杂志。

  那个时候,一种新的出版模式已经开始颠覆学术传播业务。传统杂志通过收取订阅费来赚钱。开放式阅览期刊常常把这种模式颠倒过来,先向作者收取费用,然后将文章免费提供给读者。在加德拉被授予博士学位之前,他已经开始把自己在实验室的研究工作放在一边,专心投入到推广开放式阅览模式。他花了200卢比(约合3美元)买下了一个域名,把海得拉巴和维沙卡帕特南的一些同事招致麾下,做了一个网站,开始发展自己的公司。他根据生物学研究领域的一个后缀把这家公司取名为Omics Online Publishing。(后来改名为Omics International。)2008年4月,他在《蛋白质组学与生物信息学杂志》(Journal of Proteomics & Bioinformatics)上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论文。

  从那以后,Omics成长为一个强大的互联网出版公司,正如加德拉所说的那样,带着“为科学知识清除所有障碍”的使命,声称拥有1000家开放阅览期刊,每年发表5万篇涉及医药、科技和工程等各个领域的论文。该公司还组建了一个强大的会议部门,仅2017年就将在全球范围内举行大约3000场活动。

  2017年35岁的加德拉身材敦实,身高只有1.52米。他长着一张圆脸和深黑的头发,两鬓已经开始泛白。4月下旬的一个早晨,他坐在海得拉巴希特克城(Hitec City)的一张木制办公桌后面。希特克城是一个高层办公楼林立的繁忙商业中心,距离海得拉巴旧城有45分钟车程。操着一口不太自然的英语,他细细讲述了从已故祖父身上获得的创办Omics的灵感,旁边的搁架上摆满了各种奖杯、装裱好的新闻简报和大象雕塑,还有他祖父的肖像,静静地俯视着下方。他说:“‘永远也不要骗人’——这是他的人生格言。把知识带给人们总是件好事。”

Omics的创始人加德拉坐在他位于印度海得拉巴的办公室里

  然而,这种仁慈的愿景与美国政府和许多学者对加德拉业务的看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2016年的一起诉讼中,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公开指责Omics是一家欺骗专业人士以快速获利的掠夺性出版商。教授和研究人员已经将加德拉认定为一个欺诈帝国的先驱,这个帝国正在侵蚀公众对科学探究的信任。对于这些指责,他全部予以否认,继续把他的影响力从海得拉巴扩展到全球各地。而且,他获得了一股出人意料的助力:制药行业。这个行业会定期在该公司的杂志上发表论文并出席它的会议,这为Omics带来了发展所需的信誉和资金……

  ……

  ……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