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不想当虎妈,孩子连自尊都没有?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1 18:53

前几天,一条新闻在家长群中激起千层浪。

在复旦英语系学生黄恬静的妈妈,在分享育儿经验时透露:十多年来,她放弃了单位旅游以及所有的同学、同事聚会,家里的电视机十几年都没开过。女儿在南外上中学后虽然有了手机,但每天使用时间不超过半小时。

这位妈妈还说:重点高中很多学生看起来洒脱,总说自己晚上在看电视、玩游戏,实际上绝不可能,肯定都在学习。放松未必就是看电视剧、玩游戏,学习也可以是一种放松。刷数学题累了,可以看看语文、英语,换了一种思维,就是放松。

新闻截图

黄恬静妈妈的言论引发众多网友的讨论。

“这样的母亲太可怕了,完全放弃了自己的生活,然后把女儿当成是自己的一个作品。你活着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一个母亲。

在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发现站在不同位置上的人评论同一件事是难有共识的。开设马术课、击剑课、鼓励学生谈恋爱的十一学校;一年放半年假,天天排练莎翁戏剧的国际学校,自然不会认同黄恬静母亲和衡水中学的教育方法,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必要为高考浪费时间精力啊。死读的学生考上名校后很可能被身怀绝技的大神们花式虐,可是不死读你连进入内场的门票都没有。

我的闺蜜A,从加拿大回流前信誓旦旦跟我说要抵制一切压力,对孩子施行西方式放养。但是,现在她给闺女识字量灌到了两千。此外,钢琴、奥数、英语、机器人编程也全部都上线了。我说你疯了吧,日常汉字才八百个,两千字可以读《人民日报》了。

A说,我原本不屑像其他家长一样全力以赴,结果就是孩子被牛蛙(编者注:“牛娃”戏称)们碾压的体无完肤,性格大变,连丁点儿自信都没有了。不提前加码作业就写得慢,作业写得慢就要晚睡,晚睡第二天就没精神,没精神就影响学新内容。如此恶性循环,孩子自己也很痛苦,愈加胆怯自卑,甚至自暴自弃。

“我也不想当虎妈,可在这种大环境中,我得保护孩子的自尊。”A说。

而我,竟无言以对。

那一刻,我就知道,不在同样的处境是无法了解他人的切肤之痛的。

对于没有13岁浙大新生陈舒音那样的学神血统,没有一线城市的户口加持,没有哈佛女孩郭文景的MIT老爸,在军备竞赛中天生不具优势,除了死磕自己,别无捷径的芸芸大众,黄恬静的妈妈,以及门萨妹子张安琪的妈妈至少提供了一些普通家庭可以参考的手段,这比那些阶级固化论,努力徒劳论要实在的多。

看到黄恬静妈妈说自己一直陪伴女儿做功课,女儿做英语她就看数学,女儿做数学她就看语文,我想起前阵子在海淀群里看到的一张照片,奥数教室后满满当当的家长,跟着听课、做笔记。我觉得,这些家长很了不起,他们为此付出良多,更多是出于对于社会竞争的无奈。

马云在今年贵州举办的大数据峰会上,说了这样一番话:

“知识可以学,但智慧不能,只能体验!如果不让孩子去玩、去体验,我可以保证,三十年后孩子们找不到工作。”

由于网上截录的内容有限,我不太清楚黄恬静的妈妈是如何安排女儿应试之外的生活的。然而,这样培养学霸就是争取的方法吗?

教育要遵循孩子的大脑发育规律

家长们都听过一句话:“教育要符合儿童发展的节奏。”儿童的发展节奏到底是什么?简而言之,就是大脑发育的节奏。

人类大脑直到20岁出头年纪才会发育完全。在4-8岁之间,儿童的脑细胞之间会建立亿万个神经元突触(synapses),这些突触就像亚马逊森林中盘根错节的树根一样,愈是密集,大脑的效率也就愈高,简白的说,就是人更聪明。这些连接由于外界刺激而建立,同时,如果刺激中断,或者不够持久,一切已经建立的连接又会被剪断。儿童在10岁左右时会失去大量不常使用的突触,这就意味着,为了巩固这些珍贵的连接,家长需要带领幼童参与广泛的体验,见识多面的世界。

在这个时期,作为理想家长,你并不需要高深的学问。一次自由市场之旅,一砖、一瓦,一只蝴蝶、一首歌曲,都会帮助孩子建立健康而完整的大脑。如果在此时,妈妈们过于功利性的,一味给孩子填塞汉字、英文、书写等应试内容,孩子在文字上的连接虽然得到了加强,但失去的是扩充大脑云空间的宝贵时机。

此外,孩子在生长期承受过大的压力也会造成神经元突触的断裂。这种损伤是终身的,难以修复的,体现为行为和情绪的失控。

甜豆读学前班的时候,我跟她的老师闲聊时提到甜豆是个忧虑宝宝,睡觉前总会问我有没有锁门,坐车时又会担心我没带地图,有时还会问一些“太阳爆炸了地球怎么办,人类会不会像恐龙一样灭绝”之类的问题。本来只是说笑一番,哪想那位有19年教龄的老师听到后神情严肃,立刻推荐我带孩子去看儿童心理医生。因为,孩子只有在快乐的状态下才能学习,压力和担忧会令大脑进入抵御状态。

当大脑细胞成熟后,它们会被髓鞘所包裹。髓鞘使得信息的传输更为清晰和高效。在幼儿的大脑中,髓鞘的含量极少,这也是为何孩子们总是磨磨蹭蹭,听不明白大人的指令,因为他们天生还不到可以快速消化信息,和家长同步的时候。

家长们必须要了解到儿童的这种属性。不要总是“快点、快点”的催促孩子。快本来就是一个无法量化的概念,多快算快呢?长此以往,孩子长期处于父母的投射下,无所侍从,自我意识也被削减了。

在家长群中,大家经常谈到,小学入学考试多么艰深,小升初比考大学还严峻。如果你为这些问题辗转难眠,我这里有个简单的办法——让孩子晚上一年学。一年光阴在求学生涯中可以忽略不计,但在体现幼儿身上则是体力和智力的断崖式差异。加拿大的小学录取截至到2月底之前出生的孩子,很多年初生日的小孩,尤其是发育本来就较女生迟缓的男孩子们,家长往往会要求晚上一年小学,或者多上一年学前班,以免陷入强者恒强,弱者愈弱的怪圈。

如果实在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不失为一个有效的办法。

一定要建立孩子的阅读能力

这个问题我在旧文中已经反复说过多次。朋友家中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上初中时还听不懂何为“假设”。得益于阅读打开的大门,孩子拥有了逻辑思维的能力,在学业上也突飞猛进,最终跌破所有人的眼镜,考上了大学。

《北京折叠》的作者郝景芳说:“我心中有一道光,照亮了抽象乏味的题目,将知识的碎片连接起来,串联成了有序的图案。”郝景芳九岁时读《十万个问什么》,点燃了对自然科学的热爱,中学时读古希腊自然哲学,确立了天体物理的道路。再后来,她又研究经济学,出版小说。物理、生物、社会、历史、写作,全都统合在光束之下,从此之后再无乱麻一般的习题碎片。

阅读正是将点、线、面连接起来。当孩子心中建立起一个有趣而广博的世界,学习就像是搭积木一样拼起每一块乐高。这个过程是愉悦的,享受的。此外,三观完整的孩子会比同龄人更早熟,他们对自己的人生有想法,有要求,因此也就更有学习积极性。

在这里我又要举到范雨素的例子。范阿姨出名后,媒体关注的是low-end人口的艰辛,但我印象深刻的是阅读改变了一个襄阳农妇的命运。如果不是受到狄更斯《远大前程》的启发,范雨素不会勇敢的带着两名孩子背井离乡北上帝都。如果没有阅读带来的视角和勇气,范阿姨八成会像中国贫困地区的千万妇女一样,忍受着丈夫的酗酒家暴,母亲的哭泣哀求,在麻木和绝望中度过一生。

阅读的过程不应该是功利性的。本科时既发表5篇SCI论文的复旦姑娘张安琪在谈到英语学习时曾说,出于兴趣,自己上高中时读完了校图书馆中整整一架子外文小说,更刷了《八卦天后》等不少美剧。尽管如此,考试成绩并没有比刷题的同学们更好。直到上大学后,参加剑桥商务英语比赛,才发现自己随意考出的成绩已经晋身华东地区八强。

这就是阅读的力量,在潜移默化中,你已经领超同路人一个层面。

在北美,阅读能力是教育的首要指标。孩子们从学前班开始就被鼓励建立终身阅读习惯,以达到自己学习的目的。对于近年很火的“替你读书”项目,我很是怀疑。因为通过阅读提升体位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知识胶囊”做得再精妙,也只适合具有等量知识体系的人去接收,反之,一个素人,没有相当的内功做铺垫。听太多的“精华课”也是get不到其中的妙处的。

教育的核心在于保持学习能力

山本耀司有句话:“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懒洋洋的自由,我向往的自由是通过勤奋和努力实现的更广阔的人生,那样的自由才是珍贵的、有价值的。”

无论是家中十几年没开过电视的黄恬静同学,还是衡水中学边排队边温书的孩子们,我觉得他们都很了不起,很令人佩服。但是我们需要知道,人生不是一张二维的考卷,高考不是一切的终结,只是无尽考试中的一环。20年前的互联网还是黑白的,20年后4G手机大家都已经嫌慢,20年前80后还是新新人类,20年后90后已经在谈中年危机。我们无法预料到以后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可以肯定的是这颗星球将越转越快,无数人将会被抛甩出去。

在这个日新月异,风起云涌的世界,唯有保持学习能力才是唯一的解局办法,抛出一张没听过没见过的新试卷,谁能动用所有资源,最快学习到新技能,谁就是赢家。

在孩子幼小时扩充他们的神经元连接,在孩子入学后帮助他们建立阅读习惯,鼓励孩子坚持不懈的专注和努力。

我希望这篇文章能够给那些不想做虎妈的人一点鼓励,学会在对的时机做对的事,顺着孩子的频率一起震荡,而不是越俎代庖、揠苗助长,这是每一个家长都应该深思和了解的内容。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