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行贿不起诉决定书被撤销 力合科技上市财务数据遭质疑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06 17:20

涉行贿不起诉决定书被撤销 力合科技上市财务数据遭质疑

2018-08-06 13:06来源:投资时报科技/公司

原标题:涉行贿不起诉决定书被撤销 力合科技上市财务数据遭质疑

公司创始人卷入行贿案曾让力合科技首发上市被否。同时,高涨的应收账款、业务招待费等多项财务数据也被证监会质疑其是否存在违规操作。如今再度开启上市进程的该公司,能否如愿?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汉林

上世纪90年代,湖南也有一对“中国合伙人”——张广胜和左颂明。

不过,他们的身份已不是前途迷茫的“燕大学生”,而是已踏入社会的有识之士。两人相遇在湖南,确认过眼神,决定结伴干一番事业。于是,一家灌浆记录仪制造商——力合科技(湖南)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力合科技),就此诞生。

事实上,该公司前身——力合有限系由张广胜、彭兵、曹亮、左颂明四人于1997年5月共同出资创立。2003年9月,力合有限进行第一次股权转让,彭兵和曹亮退出,于是,最初创始人阵容只剩下这对老搭档。

《投资时报》研究员从招股书公开的履历注意到,张广胜和左颂明在上世纪90年代都曾任职于湖南知音电话公司和湖南邮电工业总公司。1997年,两人离开湖南邮电,与彭曹两人一起创立力合有限,并分别任力合有限的总经理和副总经理,这对多年的老搭档对日后力合有限的经营之道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2002年起,力合有限决定对业务进行转型,进入环境监测专用仪器仪表的领域。2003年初,创始人股东决定对公司进行增资。

然而,两人并未同一时间对公司进行增资,经股东商议后,决定先由左颂明以其名下房产评估作价180万元对力合有限进行增资。本次增资后,左颂明持有的公司股份由原来的10%直接升至67.86%,成为力合科技第一大股东。

该公司于2016年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03年9月,力合科技进行第一次股权转让,左颂明分别将108万元、22万元、18万元出资额转让给张广胜、段文岗、俱晓峰,张广胜则以现金90万元替换同等金额的实物(房屋)出资。

此后,张广胜和左颂明一直为该公司第一、第二大股东,直到2015年3月2日左颂明因涉及行贿事件辞职,这种情形都未发生改变。

2015年5月,力合科技首次提交的招股书中,并未提及左行贿事件。2016年10月,该公司更新的招股书中也仅以简要文字交待了前高管左颂明曾因向珠海市环境保护站监测站原站长行贿,而在2014年7月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一事。针对此事,证监会连发七问要求力合科技进一步说明相关情况。

最终结果显示,2017年7月,证监会主板发审委2017年第102次工作会议公告,力合科技首发上市未通过。

2018年6月,上市被否不足一年的力合科技再次提交招股书,重新启动IPO进程。时隔一年,这家公司有无新的变化?证监会此前关注的问题有无新解?

针对市场普遍关心的问题,《投资时报》向该公司董秘办发送了采访提纲,并与该公司董秘及证代取得联系,但几番沟通后,该公司董秘仅就涉嫌行贿的问题作出简单回应,其他问题并未予以解答。

涉嫌行贿事件

据力合科技最新招股书披露,2015年4月和8月,湖南省衡阳市雁峰区人民检察院曾因涉嫌行贿罪,分别对左颂明及力合科技立案侦查。2016年9月7日,雁峰区人民检察院分别对力合科技、左颂明作出了《不起诉决定书》。决定书显示,2011年5月,左颂明从公司账上支取30万元送给湖南省发改委原总经济师杨某某,此犯罪情节轻微,可以免除刑罚,依法决定对力合科技、左某某不起诉。

不过,仅半年之后的2017年3月22日,雁峰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力合科技是否谋取不正当利益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又分别对左颂明、力合科技撤销《不起诉决定书》。

同时,招股书还披露了左颂明曾因向珠海市环境保护站监测站原站长行贿,而在2014年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的事件。但同样因左犯罪情节轻微,具有自首情节,决定对左不起诉。

如今,左颂明已于2015年离职,不过其仍持有力合科技12%股份,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

除了前高管,该公司市场部员工也曾涉及行贿事件。

根据中国判决文书网披露的《四川省中江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5)中江刑初字第277号】显示,力合科技饶姓员工先后4次行贿四川省德阳市环境监测站原站长应某某,涉案金额7.9万元;《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5】榕刑终字第551号)显示,力合科技陈姓员工在2011年春节前至2013年春节前共贿送2.8万元给罗源县环境保护局全某某。招股书还披露,该公司市场部石姓员工曾于2012年向某市环境检测中心站张某某赠送现金5000元,力合科技对其停发了三个月工资。

关于涉案的“饶某某”和“陈某某”,力合科技招股书披露分别于2017年1月及2月解除了与两人的劳动合同。《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力合科技市场部原市场总监饶宁聪、原区域经理陈典议也分别于该时间段离职。

招股说明书显示,饶宁聪和陈典议均为力合科技员工持股平台长沙旺合的普通合伙人,是最初49名核心员工中的两位。其中,饶宁聪持有长沙旺合8.33%股权,为持股比例最高的合伙人。

对于公司涉及的行贿事件,力合科技董秘侯亮向《投资时报》表示,“市场部员工行贿一事,我们直到网上公布这些信息才了解,也在知晓情况后第一时间进行了相应处理。同时,他们这些行为均属个人行为,公司至今并没有涉及到任何行贿事件。左颂明涉及到的那个案子属冤假错案,所以一开始并未写进招股书,但毕竟被牵扯进去对公司影响不好,左才会辞职。”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对于此类情况,相关上市规定显示,发行人不得有下列情形:最近36个月内违反工商、税收、土地、环保、海关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受到行政处罚,且情节严重;报送的发行申请文件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尚未有明确结论意见。力合科技的情况是否属于上述范围,还需司法机关及证监会发审委认定。

多项财务数据被质疑

除行贿事件,在前次上市过程中,证监会亦对力合科技的多项财务数据格外关照,并对应收账款项目中一年期应收账款占比高原因,以及是否存在通过第三方公司回款进行冲抵等方面,提出诸多疑问。

2015—2017年(下总称报告期),力合科技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38亿元、1.49亿元、1.65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3.67%、55.56%和44.66%,其中1年内应收账款占比分别为63.57%、64.54%、66.85%。虽然应收账款余额并未减少,但由于力合科技近年来营收猛增,其所占比例,随之下降。

招股书数据同时显示,报告期内,力合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16亿元、2.68亿元、3.6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31.39%,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4亿元、0.53亿元、0.78亿元。

近年来,力合科技业绩增速惊人。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该公司每年都接受数额不小的政府补助。招股书数据显示,2012—2017年,力合科技接受政府补助总金额分别为740.99万元、1261.14万元、1516.51万元、1647.91万元、1815.92万元、2083.1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8.99%、36.97%、42.68%、41.68%、34.11%、26.84%。

有好业绩撑腰,力合科技的募资金额也从原先2.06亿元提高到6.79亿元,发行股数不变,其中有2亿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此外,对于力合科技2016年披露的招股书,证监会曾要求该公司解释,报告期内销售费用中的业务招待费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具体原因,并质疑其中是否存在商业贿赂。

但在该公司最新披露的招股书中,一些曾披露过的具体项目分析,包括在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中对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等明细项目的对比等,被直接删除。

据该公司2016年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3—2015年,力合科技业务招待费占销售费用比例较高,分别为24.45%、19.45%、18.19%。而招股书选择对比的同行中,2015年先河环保(300137.SZ)此项数据为0.61%、聚光科技(300203.SZ)为1.43%、雪迪龙(002658.SZ)为0.43%。

有业内分析人士向《投资时报》指出,这些招股书上美化数据的操作并不能从根本上帮助该公司成功上市,能否化解市场对公司涉嫌行贿事件相关看法的影响,以及能否将信息更为公开透明的向投资者展示、并与投资者展开沟通,更为重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