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方式(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0 12:42

特朗普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方式(下)

2018-04-10 10:22来源:中国经济报告特朗普/GDP/美联储

原标题:特朗普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方式(下)

【特朗普出台了对经济增长具有负面影响的政策,特别是限制移民和增加联邦赤字,因此他所主张的经济增速未来不太可能实现】

□马丁·尼尔·贝利(MartinNeil Baily)

基础设施

特朗普在竞选时承诺推出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现在的具体情况是联邦政府未来10年将投入2000亿美元。毫无疑问,美国需要升级其基础设施,包括道路、桥梁、港口、电网、供水和其他领域。根据美国政府的计划,2000亿美元的联邦资金将撬动1.5万亿美元的地方政府和私人投资。在联邦资金的使用方面,200亿美元将用于“能够提升美国精神”的“有国家意义的项目”,500亿美元将用于农村补贴,其余用于贷款等支持。此外,美国政府还希望缩短审批时间。简化审批程序和缩短受理时间当然有助于扩大投资,但在实践中很难做到,因为各州都有自己的法律法规。

需要注意的是,2000亿美元并不是净增加的联邦资金,一部分是从现有联邦资金中腾挪过来的,因此特朗普的基础设施计划不一定会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显著的积极影响。

加快增长的障碍:需求和供给

在经济已处于充分就业的情况下,通过扩大赤字实施财政扩张是不同寻常的,但充分就业并不意味着刺激需求不再有效。财政刺激大概率会在2018-2019年增加。在高压经济下(编者注:即忍受通胀短期略超过目标),雇主愿意雇佣非熟练工人并培训他们,这是有好处的。工人在20世纪60年代末和90年代后期的高压经济中表现良好。

当然,高压经济有可能转变为高通胀,这也是美联储一直被指责的地方。20世纪60年代的高压经济之后,通胀问题持续了15年之久。20世纪90年代的高压经济虽然没有出现高通胀问题,但美联储很难将通胀率控制在2%的目标。

最近,通胀的决定因素似乎更难确定,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中国等亚洲国家的供应链压低了制成品价格。供应增加也缓解了石油、金属、食品等商品价格上涨的压力。欧洲和日本经济长期衰退以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使得全球需求疲软。但这些现象都逐渐成为常态,不再强大到足以削弱全球经济增速和美国经济繁荣。美联储已经加快加息步伐,如果通胀上扬,加息步伐还将加快。当前的美国股市波动最初是因为投资者突然对通胀和美联储的表态感到恐慌。利率上升可能会阻碍美国经济增长。

如果需求扩张不再能够刺激经济增长,那就可能需要依靠供给来促进增长。供给增加会导致通缩。如果增长来自于劳动力增加或生产率提高,美联储应该为更快的经济增长提供支持。

显然,劳动力快速增加是不现实的,由于人口老龄化以及缺少优质就业机会,美国劳动参与率多年来一直在下降。如果财政刺激下的高压经济能够创造更好的就业机会,劳动力供给可能会有所改善。不过就算美国本土劳动力供给高于预期,效果也会被特朗普政府限制移民的政策所抵消。如果移民大幅削减,美国将无法实现0.5%的劳动力增速。

生产率更像是一张未知的牌,很难预测。美国劳动生产率(GDP/劳动人口)在1950年到20世纪70年代早期保持年均2.3%的增速,随后到90年代中期,平均增速下降至1.3%,从90年代中期到2004年则又恢复了年均2.8%的快速增长。最近几年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速下降至1.1%以下。生产率增长缓慢是2004年以来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最主要原因。

正是由于生产率增长如此不稳定,因此很难判断它是否会再次加速。假设因为某种增长奇迹,劳动生产率重回1995-2004年2.8%的水平,再加上每年0.5%的劳动力增长率,GDP增速将达到政府预期的3.3%。另一方面,假设劳动生产率保持2004-2017年的增速不变,那么长期来看,GDP增速则为1.6%。如果移民限制政策使劳动力增长率下降至0.5%以下,GDP增速的下限将会更低,也许是1.3%。可以看到,GDP增速变动范围是比较大的,经济增长的结果将对美国人民生活水平和特朗普政府的命运产生重大影响。

之所以无法预测美国经济是否将恢复强劲增长,问题在于目前所采取的政策都不可能实现20世纪90年代的生产率高速增长。也许幸运的话会有所突破,但可能性很小。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美国能够保持1.9%的年均GDP增长。这个数字相当乐观,因为假设条件是移民数量不会大幅减少,且劳动生产率增速比2004年以来快0.3个百分点。

赤字

很多人为预算赤字问题大声疾呼,但并没有得到实质性关注。这种声音会越来越大。美国联邦赤字预计每年将超1万亿美元,公共债务与GDP之比也将快速攀升至100%。债务和赤字会阻碍经济增长吗?到目前为止,赤字问题没有受到重视的原因就是选民尚未看到其负面影响。美国人享受了大量社会保障和医疗等公共服务,而纳税人的税金远远不够覆盖这些项目的成本。那些担心赤字的人认为,他们的后代将不得不偿还债务,这相当于把现在的赤字转嫁给后代。这种担心是必要的,但只要利率保持在低位,债务负担似乎不会太严重。美国通过从其他国家借款来扩大预算赤字,这些借款的利率普遍较低,看上去是不错的交易。

展望未来,赤字问题可能会无法回避。当债务与GDP之比上升至100%时,意味着需要用全部GDP所产生的税收或额外钱款来偿还利息。美联储已经推高短期收益率曲线,随着美国国债预期规模的扩大,长期收益率也将上升。如果美国国债持有者(包括众多外国政府和个人)认为美国债务存在风险,美国国债的风险溢价将上升。在加息背景下,美国投资将受到抑制。降低企业所得税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投资,但加息可能会逆转这一趋势。

部分领域已经受到了预算赤字的影响,主要涉及对外贸易特别是制造业领域。从国外借款导致金融资产流入,从而推高美元汇率,使得美国商品和服务更加昂贵、进口更加便宜。特朗普承诺通过限制贸易来减少贸易赤字,这将是无效的。对墨西哥等国家采取贸易壁垒只会使美国的进口转向其他商品或其他国家。与此同时,减税法案将推高预算赤字,并使整体贸易赤字进一步恶化。

改善商业情绪和不切实际的期望?

特朗普提出的最有效的刺激增长政策是激励企业家,让他们更愿意投资和扩张。减税也强化了这一效果,促进企业和居民投资,使美国成为更具吸引力的投资地。

但特朗普也出台了对经济增长具有负面影响的政策,特别是限制移民和增加联邦赤字。特朗普所主张的经济增速未来不太可能实现,过度承诺导致无法兑现是非常危险的,可能会打击企业家的乐观情绪。也许GDP统计数据很快就会被认为是造假的。

(作者为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吴思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